张树伟同志事迹

2021年03月22日16:39  来源:人民网-内蒙古频道
 

看到马某贵掏刀刺向王某生,张树伟上前一步大声呵斥道:“嗨!放下!”马某贵随即转身刺向迎面而来的张树伟,张树伟倒下了!这一刻,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8岁!

2020年10月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公安局二份子派出所副所长张树伟在处置一起羊走失警情时,不幸牺牲。

张树伟,男,汉族,1972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1993年8月参加公安工作,二级警督警衔,生前系武川县公安局二份子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长。

27载扎根基层 全身心服务群众

“我就是在村长大的孩子,村里人想什么,我也最清楚。”张树伟生前多次和同事说。

张树伟在基层工作的27年中,有25年是在基层派出所度过的,他先后在5个基层派出所任职。长期扎根基层,张树伟成了群众的“老熟人”。走街串巷、入户走访,每到一个所他都几乎跑遍辖区所有的村落,或是做人口普查,或是办理案件、调解矛盾纠纷。谁家几口人?孩子在哪儿上学?他都熟记于心。

2020年10月9日,他倒在了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的这方热土,27年岁月轮转,他的家人说,有几回局里本来考虑他一直在基层工作,想让他在局里大队任职,解决他家里的实际困难,但都被他一句,“我熟悉派出所工作,请领导把机会留给更需要的同志”给回绝!

“不爱说话”“憨憨的”“朴实后生”,总是面带微笑,大部分认识张树伟的人都这样评价。“工作认真”“记性好”“胆子大”,在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普遍这样认为。

2017年,人员信息采集的相关工作开始后,张树伟就挨家挨户的走,因为字写的漂亮,图画的详细,交到市局竟成了标杆。

2018年8月12日,二份子乡一家工厂的两名职工因口角打架,打人梁某悄悄逃跑,处警民警多方联系就是找不到。8月20日,张树伟调到二份子派出所当副所长的第一天就听说了这事儿,立即带着处警民警去了解情况,从早忙到晚,一口饭没吃,晚上就找到了梁某的联系方式。但通过电话联系,梁某仍是不愿回来接受处罚,接下来的时间里,张树伟天天都打两三个电话给梁某,破口婆心,一连几天打了20多个电话。7天后,梁某主动来到派出所接受处罚。

2019年3月7日,王某到二份子派出所办身份证,张树伟与他擦肩而过,张树伟悄悄知会户籍民警进一步核实,自己则在门外观望,户籍民警查询核实后,刚使了个眼神,张树伟就一个健步冲上去控制住了王某某。“万一他反抗有点儿啥怎么办?”事情过后,所长和同事们都埋怨他,他却憨憨笑着说:“太着急了,下次注意。”

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始后,张树伟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回家,每天的饭都是在帐篷里对付一口,遇到夜班他抢着上,遇到纠纷他争着调,终于能休息了,他却坚持让其他民警先休息,自己硬是又多呆了一个月。

扎根基层27年,有太多太多的事儿值得回忆,每一件都让人泪目。

长期扎根基层,不能按时吃饭是常事儿,张树伟渐渐患上了老胃病,加上经常半夜接到出警电话,长期高负荷的工作,心脏也经常不舒服,丹参片、救心丸常年不离手。“他一接到警,饭菜放下立马就走,一分钟也不耽误,给他热饭是经常的。”负责食堂做饭的师傅说,有一次张树伟早晨出警到晚上,一口饭也没吃,晚上八点多打回电话说想吃面,她着急忙慌下厨煮面,面煮了又煮也没见个人影。第二天早晨,锅里的面没了,碗筷也收拾的干干净净,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吃的那碗“浆糊面”。

来到二份子派出所张树伟的办公室,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办公桌上摞着几个笔记本,最上面的笔记本封皮有些上扬,笔记本上的字迹虽说不上遒劲有力,却也是工工整整、错落有致。右手旁桌柜上,厚厚的毛笔书旁,字帖水写布还没完全卷好,桌上的两根毛笔笔头向上,笔端还残留着未洗干净的墨汁。不管工作到多晚,不管有多忙,除非回不了派出所,否则张树伟每天都要练上几笔毛笔字,抄一会儿学习笔记。他常说,“苟日新、日日新,不练,就手生了,不学,思想就生锈了。”

走进宿舍,枕头平平整整放在床上,一身警服、两身便装挂在旁边的衣架上。打开衣柜,警服挂满衣柜。脚下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有多少真情!爱干净的他,从未有过干净的鞋,却天天洗警服,他说警察要有警察的样儿!但他却再也没有机会穿了!

师傅哽咽着说起10月9日早晨的情景:“那天早晨食堂吃的是粥和饼子,刚喝了几口粥就接到了出警的电话,张所原本想把粥一口喝了,可是太烫了,就没有喝成。让他把饼拿上路上吃,他说也不太饿,还是算了吧,中午给他热一热再吃。饼子热了一天,可就是再也没等到他回来。”

多好的人,咋就遇上了这事

10月9日接到处置马某贵和王某生走失羊的纠纷警情后,张树伟和同事立即赶赴村里处置,并联系了3名村干部一同参与调解,随后将双方当事人叫到一起进行协商。调解过程中,张树伟和同事以及一同参与调解的村委会干部详细询问了双方当事人情况,并根据当事人意愿进行调处,先后共用四套解决方案。第一种方案由马某贵提出,随后又被其否定。第二种方案仍由马某贵提出,大致情况是把两家的羊群赶出来,由马某贵夫妻按照平时叫羊的方式,尝试将羊叫到自家羊群,这一方法得到了双方当事人的同意,但结果是羊仍留在王某生的羊群内。马某贵试图强行将存在争议的羊拉回自己羊群内,经过大家反复劝解,最终放弃。随后,在场的人员共同提出了第三套方案,但很快还是被马某贵否定了。这其中双方当事人难免有些争执,张树伟和村干部多次安抚他们不要激动,一个办法不行,总有合适的办法进一步辨认。之后,马某贵又提出了通过辨认抹子(羊身上刷的记号)来辨认,此时已经是中午12点多。在辨认中,当事人双方再一次吵了起来,“都不要吵了,咱们掰开羊毛详细看看。”张树伟说着俯身查看抹子,此时王某生便质问马某贵家的羊身上是否有绿色印记?马某贵说没有,王来生一把将羊拉开放走,马某贵抢追几步后,突然抽出一把刀向王某生捅去,张树伟上前一步大声呵斥道:“嗨!放下!”马某贵随即转身刺向迎面而来的张树伟,张树伟就这样倒下了!

张树伟牺牲的消息传回了家里,传到了家乡,传遍了整个公安队伍,他的妻子、儿子、父母、亲戚抱头痛苦,家乡的不少村民放下手头的农活赶到张树伟父母家中看望慰问,沾亲带故的更是掩面而泣,哀叹声穿梭在武川县的大街小巷。

群众不会忘记,10多年前,交通还不发达,是他在乡亲们的户口簿上按下“张树伟”的手章,又多次拦下顺风车让乡亲们平安回家,却未拿过乡亲一针一线。群众不会忘记,数年来,是他化解纠纷,让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却未吃过乡亲一粥一饭。

同事不会忘记,那年说好国庆一起出游,他却偏偏缺席,是同事一家人带着他的妻儿圆了他的愿望。同事不会忘记,万家灯火、鞭炮齐鸣时,他舍小家为大家,坚守在基层岗位一线。

(责编:张雪冬、刘泽)